沒辦法接受的模式

(文長,掃興文)本來是想寫家貓野良不擅長應對大型犬的心得,這部我原本想吐槽來著,但想一想這大概是我自身的問題,所以這篇就當成抒發近來我對H模式的不滿…


以下是很主觀沒什麼道理的發洩文(>人<)


還是先從家貓野良不擅長應對大型犬說起。

小陸童年時雙親意外過世後由祖母養大,因為經濟問題放棄讀大學,但他很希望能像父親一樣成為律師。

小秋則是體弱多病無法外出,姊姊送他電玩打開他的新世界,長大就職後因為對遊戲設定太執著而遭到主管責備,後來變成VTuber。

人設我真的很喜歡,VTuber也蠻順應潮流,但後來的展開我不行。

小陸誤會小秋和另一個VTuber古賀是一對 ,知道他們是BL營業後還是很吃味(請注意這時小陸和小秋並不是情人只是室友),於是就強吻了小秋,還問他不是古賀就不行嗎? / 可是你會和古賀先生做吧?(用委屈大狗臉說)

這種劇情其實很常見,以往就覺得是撒嬌的吃醋,但我不知為什麼突然想到,如果是現實小陸的行為很超過吧!為什麼和別人做過就要和你做呢?你們甚至還不算熟朋友呢!這樣一想後我就對這本失去興趣了。

但BL多的是這種仔細想想很不對勁的H。

記得前幾年有一位男性趁舊識睡著時猥褻他而被告上法院,看到這個新聞時我震了一下,這種在BL中出現無數次的H模式,放在現實是會被告的啊。。。雖然是理所當然的事,但我以前都沒這樣想過,看到這種劇情只是覺得很有趣,或許心裡有點覺得男人應該不會把這種事看很重,當然不是這樣啊!!!

大概就是從那時開始我就不太喜歡趁別人睡著上下其手的H了。

不是說不符合道德的書速記都不能接受,比如說つくも号老師有的內容更悖德,但老師很過份的書我覺得都有妄想的成份在,人總是會有些不能說出口的想法,老師只是把這些具體化了。我是這麼想的XD。

還有很多老師給我的感覺是畫偏離現實的H,這種我也能接受比較過份的模式。

會雷的是設定上來說是有要走劇情和感情的書,H的模式卻是在被告的邊緣,而且雙方還都表現得沒什麼,這種我就看不下去。

即然是Boy’s Love,真的希望能在感情上多加加油,不要只是為了讓H合理才加一點感情戲,這樣只會讓不合理的H更不合理。

我知道這樣想很掃興,很多書都不能好好的看了,但腦子開始這麼想之後就停不下來,真想回到看到H就心跳加速,哪管什麼合理性的時光啊….Q__Q

25 Comments

  1. 徉寧

    其實我覺得很多bl的h都超級不合理還有超展開的讓人笑出來xdd但不免想這就是商業誌吧只能說現在市場就是有吃這塊但很多很紅的作品裡面也是充滿著這種荒謬到不行的h
    然後它們還是大暢銷作了 所以就只能自己挑著看吧

    Reply
    1. 速記 (Post author)

      其實我以前不太會想這些,可能BL的設定就有點架空的感覺
      但現在就突然的不能接受走感情的書卻出現不合理的H
      苦惱,明明想二次元歸二次元的說

  2. 默默

    能理解版主的想法

    但是我傾向把這些放在現實生活中根本就是「要被警察抓走」的劇情留在二次元

    不然沒辦法無法繼續閱讀了

    當然也得擔心如果心智尚未成熟接觸到這些的人會不會模仿或是以為真的可以做,畢竟書上這麼畫、這麼寫,所以標註限制級是有其必要性的(儘管列印在封面上真的是一件很母湯的事)。

    不單單只是BL漫畫,很多經典小說也有這種「警察,壞人在這」的劇情,但它還是流傳下來了。可是想一想,也許在那時代這不是什麼錯誤的事。

    把自己抽離這個劇情外,只是一個讀者、旁觀者,可能比較能享受其中一點樂趣。沒有劇情或是沒有愛的車就像搭上沒有風景的車,無聊乏味。如果不是自己的菜,馬上吐出不要勉強,避免反胃噁心。

    不小心買到雷,只能安慰自己日子每天都在倒數,可是好書還是很多😂

    Reply
    1. 速記 (Post author)

      該怎麼說,如果是單純賣H或妄想型的書,我是可以接受「要被警察抓走」的劇情
      但若是背景和走向都是偏現實的話,我就會不自主的覺得:這個價值觀是不是有什麼問題?然後就沒辧法投入劇情了@@
      當然若是故事很棒的話就都無所謂XDD

  3. 千祤

    認同樓上說的,因為是小說漫畫,所以閱讀的時候會認知到恩這是在二次元,如果是現實生活的話那所有主角都要被抓去關了🤔
    自己無法接受的類型大概是本來就不喜歡的人設或背景設定等等,但有時看太多BL到疲乏時會想要看一些亂七八糟的書(無腦開車文之類的~

    Reply
    1. 速記 (Post author)

      人設很重要!雖然故事很棒的話我可以無視人設,但是要是人設打中的話,那真的很加分!
      我正在努力要回到二次元歸二次元的時候Q_Q
      腦子一偏掉就好難拉回來

  4. 由鐵

    拍拍速記,你的感覺絕對不是你自身的問題、更不會沒什麼道理,事實上近二十年來,絕對有越來越多讀者、創作者、評論者跟你一樣有相同的想法,並且決定做出改變這種風氣的對應,比方說《BL進化論》這本書的誕生與彙整,我相信它與它背後的所有人都會是你的盟友。

    某些BL故事相當程度地承襲某種18禁少女漫畫的傳統,這類少女漫畫多半複製學習主流A片的視角,而A片產業長久以來的本質就是服務男性、剝削女體,因此這種不把女人當人的父權文化病態習性,其實也自然而然被移植到BL裡(情節輕者不顧受的意願強吻,情節重者不把受當人、而是當肉●器)。

    說到底,性癖大膽跟侵犯他人其實是本質上完全不同的兩件事,速記也許正在一個苦惱的過渡期,但這絕對是一個正向的發展,唯有開始挑剔的讀者才能養出講究的市場,甚至再講得遠一點,能夠識別出爛的性或爛的追求,在現實人生中絕對能避開很多雷,因為你在二次元中早已開始練習。

    Reply
    1. 速記 (Post author)

      我記得以前有人說BL就是女性的A漫,也有些書迷會自嘲看黃書,但我覺得那是BL下的一個分類而不是全部。就像青年漫畫包含成年漫畫,但不是只有成年漫畫。

      我不知道是不是某些創作者或編輯也像我以前一樣,覺得BL中發生的事本來就是超脫現實的,男性不會在性方面受到傷害,所以對這些不合理的侵犯都輕輕帶過了。

      走劇情的書我會希望符合自己價值觀,比如雖然強上了但知道自己做錯事,而不是就當成交往的一部份….

      說到性癖,這大概也是我認為以幻想為出發點畫的書是OK的,連想都不行也太無趣了。

      不過到底一本書是走劇情或是主打妄想,我想每個人的標準也不同吧,或許最後還是回歸書本身好不好看….

    2. 由鐵

      喔喔,看下來速記比較苦惱的部分,原來是現實感已經貫徹到二次元的自己嗎XD

      因為開始講究某些要求或邏輯,所以變得難以接受不上不下的成品,簡單說就是變挑嘴了。降低標準大概比較難,因為這個有點不可逆,不過好作者還是一直有,相信速記還是會繼續碰到合理又喜歡的好故事。

    3. 速記 (Post author)

      由鐵:對,沒辦法克制自己把現實代入二次元,一直想著這只是在帶動劇情而已,可是就是會覺得牽強而無法投入。
      還好現在出書量較以前大,總還是能有書打動自己

  5. 大變態備忘錄

    所以,我離BL越來越遠了。真的(懷念剛入坑時還有很多好故事可以看)

    Reply
    1. 速記 (Post author)

      大變態備忘錄:不知道是整個市場變化還是台灣這邊選書的問題,感覺走感情的書變成少數了…./__\

  6. 懷藤舞oscar

    想抽離卻無法抽離。
    也曾被人問那個好看嗎,在書店也看到有人在bl區問為什麼你們喜歡看兩個男生愛來愛去、、、
    我當下的的想法是其實有很多可以講的,就像男生喜歡看a片、會看a片、gay片,我自己也會看,當中也有很多爛劇情之類的。
    所以從中選擇自己覺得不錯然後又喜歡的作品吧!
    *無腦賣h的作品數不勝數,以致情感往往被乎略,所以也有人認為就是在看爽片。

    Reply
    1. 速記 (Post author)

      懷藤舞oscar:很想完全投入二次元,然而只要一想到這個在三次元是行不通的就會冷掉了
      要是有陌生人在書店問我為什麼喜歡看『個男生愛來愛去』,我應該會立刻跑走吧XD

  7. 匿名訪客

    請容我匿名一下,本人成年生理女

    前陣子也在想二次元、三次元互相影響的問題,為此苦惱了一陣子。這個議題是BL閱讀體驗的一部分,謝謝版主開文,上面和版友的討論也讓我解惑了不少~

    原本一開始看BL純粹只是想站在一個稍遠的距離享受戀愛故事,回過神來越看越重口,一直在找更能帶來刺激的文本,坦白說很重口的那陣子真的會影響到現實生活,腦海中會浮現一些畫面,關也關不掉……那段時間真的蠻痛苦的。後來無意間看到新聞,才意識到或許自己有點色情影像成癮了?

    犯罪、病、(類)強制愛雖然一開始很刺激,可是這種快樂對我來說好像參雜了一些不安,偶爾還會帶來不適……有些情節第一次看覺得好香,但是後來回過神想想,如果角色換成是女生,我還有辦法看下去嗎?不禁讓我思考是不是這樣的文本某種程度上對其他族群(如男性、同志、某種設定ex潔癖)是一種壓迫,會不小心形成了誤解?像是寶井理人老師的《10 Count》我是看了ptt討論,才知道原來主角違反了職業倫理,一旦意識到了就無法再看這個故事了……

    畢竟人還是活在三次元,所以我覺得意識到那邊是妄想,那邊是犯罪,有這樣一條界線還是蠻重要的,當然除了合法與否的部分,也要學會分辨哪些是不恰當的相處模式,譬如說有紛爭不溝通就靠性愛矇混過去、不愛我沒關係愛是做出來的等等,比較偏向情感教育層面議題了。

    前陣子在網飛看了部紀錄片《goop好生活:性與愛》,主要是關於親密關係、性關係心理治療,不管性別、性向、年紀其實都受了很多社會觀點的制約,形成了不必然恰當的觀念,導致相處上的挫折,在看的時候有很多原來如此!原來我不必這麼想啊!的部分,真希望社會上有更多這種討論,以及關於情感教育、性教育更多元的聲音。

    認同性這件事是大自然的美好機制,也不應該完全根除於生活,但對於前色情影像成癮者的我,現在只想要把它放在一個比較點綴的角色吧。一方面我很怕哪天自己失去理智,在壓力大神智不清的狀況下,亂了妄想和現實的界限,而做出傷害自己或別人的事,另一方面也怕有個視窗關不掉的狀況再度出現(抖)。所以有一陣子很努力減少用性文本紓壓,稀釋BL在生活中的比例,多培養一些不同的興趣,現在假日沒事就去爬山,把體力壓力消耗掉……

    我還是會看BL,但幾乎只看那種兩情相悅、比較老派(XD)、一步一步來的敘事,簡單收穫溫暖快樂,這是我看BL的初心啊。

    p.s.猶豫沈澱了許久,才來留言,如有不妥處,先說抱歉,還請版主協助刪除。

    Reply
    1. 速記 (Post author)

      我和訪客的歷程有點像。
      『原本一開始看BL純粹只是想站在一個稍遠的距離享受戀愛故事,回過神來越看越重口』

      一開始我看的書都蠻清水的,記得穗波雪音老師的凜當時就已經讓我有心動感,後來一直看當然也就接觸了更重H的書,我想會越來越想追重H的書,大概是很多書迷都有過的經歷。

      雖然我現在並不太喜歡純肉的作品(但如果正好遇到畫風和肉都打中的情形下我會很開心XDD),不過我想BL的H是有時代意義,也許是真正面向女性讀者的H?這種比較偏社會的理論我實在不太會陳述XD。。。

      =====================
      『如果角色換成是女生,我還有辦法看下去嗎?不禁讓我思考是不是這樣的文本某種程度上對其他族群(如男性、同志、某種設定ex潔癖)是一種壓迫,會不小心形成了誤解?』

      BL的H對很多人來說之所以可以無罪惡感的追甚至和朋友分享,很大的原因是主角都不是女性,所以可以稍微帶著旁觀者的角度去看。
      我倒是不會往BL是不是壓迫了男性或同志去想,因為我覺得雖然主角是男生,但BL一開始甚至一直到現在,無論創作者或讀者都是以女性佔絕大多數,我自己覺得BL是給女性的童話,沒有刻板印象,不需要HE就是結婚生子。

      當然現在的BL已經發展成很多類型了,也有討論現實同志的書,我覺得多樣化很棒,我也很喜歡更貼近生活的內容,但心中大概還是希望BL屬於女性的吧(腐男子當然是大歡迎喔!希望不要誤會了><)

      =====================

      《10 Count》我覺得是另一個問題,我自己棄追是因為後來覺得無趣,不過這部除了醫生的行為外,記得也有書迷說對潔癖的描述有誤。
      即使很多專業取向的漫畫,也會為了劇情的抓馬而有所改編,如果能在後記對潔癖者能有正確的描寫可能更好(單行本塞在角落很久了,我不確定有沒有這類的備註?)

      =====================

      『那邊是妄想,那邊是犯罪,有這樣一條界線還是蠻重要的』
      這點很重要!不論是看什麼書,能分辨是非是很重要的,這也是分級制必需存在的原因。

      我現在喜歡的老師也包括很多擅長H的,雖然不會迴避重H,但之所以會喜歡的還是因為劇情能打中我^^

      =================
      沒有不妥喔!謝謝訪客的留言

    2. 匿名訪客2

      「現實」與「幻想」的界線,在看二次元創作看多了以後,我反而是會分得愈來愈清楚呢。「幻想」總是美好的,而「現實」的壓抑促使我在文本尋找慰藉。在閱讀的過程中,我能暫時脫離「現實」,進入「我」不存在的美好「幻想」世界。然而,在離開幻想世界後,因為自己透過文本經歷了幻想之旅,認識了現實的反照,我對現實的感覺更加強烈了,更能分清現實就是現實,幻想就是幻想。

      我覺得BL漫畫會不會壓抑了同志社群這點蠻有意思的。我覺得這要取決個人的觀看角度吧,是個有很大討論空間的問題。作為女性創作者/閱讀者,看的角度可能會像速記所講的「童話」角色,但對同志社群來說,BL可能會是一種傷害,簡單化了同志議題,同時又刻板化了同志身份。不過,凡事沒有絕對,最重要的是聆聽各人的看法,以他人角度出發,了解他人的想法~

    3. 速記 (Post author)

      如果是妄想歡樂的故事我也蠻能接受,但如果是走感情的書我就會瞬間出戲覺得不行這樣….

      我是覺得BL不必和同志畫上等號,我一直覺得BL是少女漫畫的分支之一,只是現在大到可以自立門戶了。

      大概提到BL起源大概都會指向優秀的少女漫畫家們,以竹宮惠子老師來說,她當初是認為給女性看的漫畫當為什麼不能用美少年?

      但另一方面來說,如果同志喜歡看BL我覺得也是一個很好的愛好呀,雖然BL欠缺了現實的困難,但少女或淑女漫畫又何嘗不是美化了男女感情呢? 就算是一個喘息空間吧。

      那要是不能接受BL,同志也有自己的文學作品,我覺得可以二者並存的。

有時會吞字,長文字請先備份再送出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