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他們眼中的BL

雖然有些囫圇吞棗,不過看完後好多想聊的,我買這部的原因最主要是因為吉永史以及小鷹和麻二位老師都是我非常喜歡的,再加上ナツメカズキ老師的封面以及浪空的推薦,非常期待的入手了。

如果是想了解日本BL的源起,我會推薦買BL進化論,這本的分析角度更全面,而那些年他們眼中的BL雖然是訪問業界人士,但角度更貼近讀者,沒有學術分析艱澀,也不是局外人自以為是的評論,我自己覺得更能認同。

這本書中的一個重點是業界人士怎麼看待BL曾經的榮景,以年代推回去看的話,我猜是大然大量代理BL漫的時期,那時確實有很多現在看依然出色的作品,吉永史、山田靫及鳥人彌巳三位老師的作品是當時我最喜歡的,LOVE MODE及擁抱春天的羅曼史現在依然有很多粉絲,我覺得確實可以說是一個黃金時代,但很可惜的是當時也許是民風的關係,台版書被修得慘不忍賭….>_<

當時似乎是日本BL漫正開始商業化,業界還不太知道讀者的喜好,作者的發揮空間很大,而一直默默愛著BL的讀者們也對相關的書籍非常期待,所以市場一下就爆發了。但現在市場做起來後也開始有了明確的路線,作者們不再能自由自在的發揮。作者們對此的看法也比較客觀,雖然我覺得他們對此感到遺憾,但也認為這是市場成熟的象徵。

可是我對依照讀者愛好仔細定下規範這點的看法是比較負面,小鷹老師似乎也對BL漫會仔細標出屬性及雷點感到很困惑,因為其他的書並不會這樣做。雖然這樣確實能讓讀者避開雷點,但也限制了故事的發展。而且我覺得這也是很多BL迷每隔一陣子會對BL厭倦的原因之一,再怎麼喜歡某一類型的CP總也有吃膩的時候啊,完全的客制化對創作來說我並不覺得是好事。

吉永史老師提到在西洋骨董洋菓子店後就沒有什麼BL作的原因也讓我很意外,感覺並不是老師不想畫,而是後來就沒人找她畫了,是因為當時以西洋骨董洋菓子店為重讓BL誌的人不爽嗎...

昨日的美食居然找不到BL誌刊登也讓我覺得如果BL市場冷下來,一定是那些擅自揣測讀者愛好的編輯的錯,老是要求一定要畫怎麼的故事,完全能被預料的書有什麼好看的啊(氣死),市場要做大就要有各種類型的書,而且BL最早最死忠的讀者群也都有年紀了,怎麼會覺得沒人想看四十歲大叔的故事呢???我覺得BL之所以為BL,當然是要和其他類型的書有不一樣的地方,但也不用劃地自限,覺得一定要在規格裡才行。

關於H,我覺得老師們似乎都對非得有H感到無奈,對於喜歡曖昧關係的人來說,有H反而破壞了一切盡在不言中的微妙感,雖然我不是清水派的,但也不得不說每到差不多頁數就穿插H的做法,有時很破壞劇情連貫性。

當然說起來我覺得最棒的漫畫是有h又有劇情,但單有h卻沒有劇情的話,我覺得還不如看清水,因為沒有劇情的h通常也不怎麼好看。

雖然關於書已經寫了很長了,不過不知道大家會不會想聊聊『那些年我們眼中的BL』XD 畢竟日本的BL歷程和台灣並不一樣嘛。

在我的年代中有過絕愛很紅的時候,當時我也去租來看了,但完全無感,反而是非BL中的男性角色關係卻能讓我很開心!比如樹夏實老師的馬加洛物語和朱鷺色三角,比如吉田秋生老師的BANNA FISH >//////<

實實在在開始迷上BL,應該就是從吉永史老師那一代開始的吧,再加上木原音瀨老師的小說,從此就在BL不歸路了....

如果說山藍紫姬子老師的書代表的是耽美而非BL,那這類型的書確實現在比較少,老師在台灣最有名二手書價最高的應該是長恨歌吧?這套我也很喜歡,主角無愛的悲慘遭遇在BL中很少見,但是故事很吸引人,而且和老師其他台版書相比(瑾鯤花,美神禁獵區我記得都算是BE),結局也比較好。但是在誠文堂之後一些盜版書我覺得就沒有很好看了@@ 是說如果有可能也很希望老師的書被重代理,現在拍賣上的二手書都太貴了。

花郎藤子老師應該只有一本台版:聖艾爾摩之火,這本也很好看,而且拍賣價不貴,如果書況好很值得入手,雖然這本也是有道德上難以接受的點。

我看漫畫的時間非常久,但看BL有斷層時間,所以也許我的感覺有錯,但台灣BL爆發的年代我覺得就是現在,大然或是後來的尚禾以及瑪朵可能是趕上了日本的BL熱潮,但並沒有讓BL在台灣變成主流類型之一,現在的話我覺得BL甚至有些壓過少女漫畫了。是說吉永史老師也比較擔心少女漫畫的前途XD

以日本的市場之大,BL都還要被限制題材,台灣再篩選過又更窄了,我覺得這是最令人擔心的,抓住市場很重要,但市場如果不能比讀者想得更快更多,總會有被看膩的時候啊,希望台灣的編輯們在選書時也可以再大膽些,好看的書就會有人買單的。

49 Comments

  1. P仔

    看到吉永史沒人邀稿那裡,完全不敢置信!

    有時看到整本畫面塞滿滿的書,就覺得壓力很大,看起來很累,我就會很想念像吉永史這樣畫風簡潔並適當留白的漫畫家,而且難得的是電波很合,不論是BL或非BL都出色,我很喜歡花漾人生。

    講到H嘛~有一派讀者認為沒有H要硬掰是友情也掰得過啦~
    我記得某部古老漫畫”摩利與新吾”是非常清水,新吾我記得好像有娶妻生子(太古老,沒看到結局,結局是根據看過的網友描述),並且對摩利無法產生情慾,這套要歸在BL好像有點牽強,不過當時應該是算耽美。

    Reply
    1. P仔

      我自己開始看BL漫也是絕愛,跟同學借的(是沒有特別愛),之後就開啟新世界的大門,然後開始看巨人出版的小說跟大然的”七字真言書名”的BL漫,誠文堂時期我是沒有跟到,是後來在二手書店挖到美神禁獵區,發現哇~這也太激啦~(我印象中結局不算be,但過程蠻虐的)那個時期可以出這種尺度的書啊~

      是說以前還在看少女漫畫時,都自然迴避BL漫那區,感覺散發出一股生人勿近的氣息,現在想想蠻可惜的,也許錯過很多佳作。

      有位李衣雲教授(?)有出對台灣漫畫圈觀察的書,部分章節有提到BL,有興趣的話可以看看~

    2. 速記 (Post author)

      P仔:我覺得就算是看慣bl的書迷,初看山藍紫姬子老師的書還是會被震一下吧XDD
      最近老師有一本蘭陵王,插畫是蘭丸老師,不知道有沒有出版社會去拿← 這時我又不介意出版社看插畫選小說了
      我以前也會迴避BL區,有的店還會把BL區排在角落,更難接近啊,不過現在都放在蠻顯眼的位子了~

    3. 速記 (Post author)

      to p仔:對啊,尤其是西洋骨董洋果子店那時那麼紅,我以為出版社會蜂擁而上,沒想到卻是老師的bl之路就斷掉了...
      我也喜歡花漾人生,角色個性太有趣了!!!
      摩利與新吾好像也是好多老師的啟蒙作,如果換到現在也許可以畫成bl也不一定,那個時代應該只能容許曖昧吧

  2. Amy Hsiao

    我不喜歡只是為了 H 而 H 的設計。就是因為這種情形很氾濫,才會有不理解 BL 的人做出「BL 就是女性 A 書」這種論斷…並不是說這種說法完全錯誤,而是 BL 作為一個類別,包含的內容遠遠不僅止於此,用這個標籤來認識 BL 就太不公平了。

    BL 吸引我的地方,除了吉永史說的自由性以外,有許多糾結、激情和複雜的內心情緒描寫,是傳統少女漫畫裡面不太找得到的…可能也正是因為少女漫畫這個類別受到了太多的主流期待限制(女主角不能太有能力、要被所有的男角喜愛等等…),許多不得發揮的創意才會流動到 BL 裡發揮吧…

    不過吉永說的自由性消失在商業性裡,也真的是一個讓人兩難的情況。商業化之後才會有比較多的內容可以讀,也算是件好事,但一旦商業化了,相同的套路就一直來一直來。比如說前幾年就有至少五六部貓類人的作品,黑貓男友大概是最有名的,但其他沒那麼有名的作品也很多,接連著看還真有點「啊又來了」的感覺…但蔓澤對貓類人的詮釋我滿喜歡的,有 ABO 的感覺。XD

    Reply
    1. J

      在以前那個年代BL是找著看求著看.現在是挑著看篩選著看。尾崎南在我心目中還是地位很高的^__^,不過她的作品要搬來現在這個市場,那是會遠遠被拋出在外的。

    2. 速記 (Post author)

      to J:尾崎南老師地位常然高了,能成為一種時代象徵或開啟者都是很了不起的。只是當時沒有被打中而已XD

    3. 速記 (Post author)

      Amy Hsiao: 我覺得bl可以有各種風格的,清水的、狗血的,學生的,上班族的,這些都是bl。但h部份比較容易受到『圈外人』的放大關注....
      我自己無法說出為什麼就是要看bl,但是純愛情路線的少女漫畫主角類型真的很受限@@

      我覺得最近是氣味型的書好多呀XDD 

  3. 現在講BL的書好像從漫畫部分講比較多
    有沒有講到BL小說發展的啊?覺得漫畫從以前到現在的變化蠻大的,那小說呢…?
    是說最近看了一些資料後,發現如果要講台灣的BL發展的話,從小說講是最能講的(台灣漫畫根本弱勢)

    Reply
    1. 速記 (Post author)

      to 柊:這本和之前的BL進化論都有提到小說的部份,只是相較於漫畫,日文小說的發展史台灣這邊很難跟上進度...
      而且我覺得小說相比之下,比較沒有那麼明顯的變革。
      松岡老師有比較過,因為小說期刊停刊的相當多,不擅寫長篇的作者不容易生存(因為要直接出單行本),和漫畫正好相反。
      而小說不容易在書店翻一翻就能決定合不合胃口,也造成了新讀者不容易增加的困境,我覺得如果是這樣的話,新小說家也很難冒出頭吧。
      台灣小說其實我不太熟,但相比漫畫,台灣本地小說市場應該好太多了吧!

一起聊聊吧^^